您的位置: 主页 > 服务条款 > 这里的村民们因为交通不便

“你看这些虫眼,”张娇指着一棵松树,上面有两个针眼大小的洞洞。她说,小虫子就是从这里爬进去,蛀蚀树干。“时间长了,树干就会糟了,树皮也一扒就掉。”张娇指着一棵生虫较严重的松树,用力抠树皮,果然树皮就被抠掉了。

在延庆县绿化委副主任王学亮、林保站站长张正好、园林局高工王长民看来,这篇帖子是虚惊一场。王学亮说,无论是政府工作人员还是张娇本人,大家的目的都是一样的,都是希望延庆的森林越来越好,不希望林子里的树生病。

承包了20年林地的张娇,也算是种树的专家了。但对于这些小虫子的名字,她却一个都不知道。看了虫子的图片后,张娇才连连说:“有过,这种虫子我见过,松树上就有。”经过张娇辨认,林地里有松迹地吉丁、红脂大小蠹、光肩星天牛这三种虫子。此外,她说还有两种叫不出名字的虫子。上周六,王长民来到张娇承包的林子里,查看了生病的松树、山杨树等。王长民告诉记者,张娇承包的林子里面的确有虫子,但虫子的数量与延庆其他林地基本相当。尽管如此,王长民仍然表示,根据实地调查的结果,可以认定张娇的林子并没有虫害暴发的迹象,属于正常、可控的范围。

20年前,这里的村民们因为交通不便,陆续搬到了山下的营盘村。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,原本在城市生活的张娇,独自来到九里梁,承包下了万亩山林。如今37岁的张娇一家,在这里养鸡、养羊、养牛、养马,还养护着万亩山林,几乎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。万亩的山林漫山遍野,既有古已有之的天然林,也有张娇后来种植的油松、落叶松等。在张娇的带领下,记者看到了帖子中那几棵遭受虫害枯死的树。

互联网上近日一则名为“北京延庆不明真相的虫子把树搞死不少”的帖子,引起了网友广泛的关注。帖子中称“首轮沙尘暴刚刚撤退,接到延庆当地热心公众举报,他们在延庆四海镇等地,发现大量的树木死亡。死因是一种能把树钻透的小虫子。只要有皮的植物就会有这种虫子,有可能制不住了,好多树都在死。”帖子中还配发了4张遭受虫害树木的照片,其中,有的树皮上有虫眼,有的树干上有虫子的轨迹。

延庆县林保站的工程师王长民,对于县里的各种病虫害都很熟悉。王长民介绍,延庆县大约有170余万亩林地,包括杨树、山杏树、辽东栎、油松、侧柏等多种树木。山区的树木容易生虫,主要的虫害包括松迹地吉丁、红脂大小蠹、光肩星天牛,也有延庆腮扁叶峰、木蠹蛾、梨卷叶象、杨潜叶跳象、榆近脉三节叶蜂等。

这则帖子发出后,网友们普遍关心,是否北京周边的生态环境出了问题?有网友怀疑与气候变暖有关,有网友怀疑与转基因有关,还有的网友甚至夸张地表示“为什么会有僵尸来了的感觉?”昨天,记者赶赴延庆县,采访了承包万亩林地的当事农户、乡里的护林员和延庆林保站的专家等,试图查明事件的真相。

“林子里面,是否还有正在遭受虫害的树呢?”对于记者的疑问,张娇开着车,带着记者上山了。顺着山间小道,徒步走进林子。虽然看不到大面积的枯死树木,但在很多树上都能看见虫眼。张娇指着几棵生虫的松树说,这些都是她十多年前种的。记者看到,这些树的树干上有虫子眼、虫子卵,还有一些树木生了腐败病。

王长民也承诺,会帮助张娇严密监控林子里的病虫害。如果出现虫害,林保站就会立即采取措施。王长民介绍,具体的杀虫措施包括使用胶带胶板或者诱捕器的物理措施、释放天敌昆虫的生物措施、喷洒植物源药剂的无公害化学措施。用这些方法,可以尽可能地保护生态环境。

帖子中描述的林子,在延庆县刘斌堡乡的九里梁,属于偏远山区,远离县城和乡里。这里曾经是个住着几十户人家的村子,如今只剩下一户,就是张娇一家。帖子中生病的树木,正是出自张娇家承包的林地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nameispa.cn江苏省金坛市河毯刭建筑防水材料商店 - www.nameispa.cn版权所有